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消费 > 正文

欠工程款多年要不到 耍官僚推诿冷血无人性

  渭南职业技术学院逼死人命

  2021年3月22日,一个年逾6旬的企业老板李文文喝农药躺在渭南职业技术学院的校园内。他是来讨工程款的,要了三年多,跑了无数次,但渭南职业技术学院依然推三阻四。工人们给他要工钱,企业因缺资金无法运转,家庭生活难以为继。三年来,李文文一次又一次跑到职业技术学院,不止一次地向院领导、向基建处负责人说明他的困境,要求尽快结算工程款。但这里的官员依然打着官腔,踢着皮球,不顾李文文的一次次哀嚎,冷血地忽悠着李文文。眼看着要不到工程款,看着官员故技重演,万般无奈的李文文悲愤喝下了一瓶农药。

  李文文喝下农药后,渭南职业技术学院的相关人员,例行程序地打了120急救电话。当急救人员赶到后,把李文文抬上了救护车,医务人员不停地喊:“你们谁上车,赶快到医院救人!”,喊了多次,在场的渭南职业技术学院工作人员就是无人上车,这些冷血动物就好像要看到李文文像蚂蚁一样惨死的情景。这时,李文文的亲属赶到,再次向职院的人员喊:“你们谁上车?”,依然无人应答。无奈,为了能及时抢救,李文文的亲属坐上车到医院。尽管经过医院几天的紧急抢救,依然未能挽回李文文的生命。3月24日,李文文含冤离世。令人气愤的是,从抢救到李文文死亡,渭南职业技术学院无一人关心,无一人过问,更一人到医院看望,冷血的令人颤栗。

  3月24日,李文文亲属去公安机关反映李文文死亡情况后,立即去渭南职业技术学院找华惠民书记,在其办公室见到华惠民,还没谈几句话,就被一名不知姓名的工作人员以谈论其他事情为由,将死者家属赶出办公室。人命关天,我不知道该院华书记和相关人员讨论的事情比人命还重要吗?难道书记的办公室就不允许我们老百姓来谈事情吗?直到第二天早上,该院才派人去医院太平间,走了过场,祭奠了死者并慰问了家属,但对事情的处理仍然采取推诿的态度。在李文文亲属的一再催促下,院方答应3月25日下午3点,在华年酒店见面商谈。但是,亲属按约定时间提前到达谈话地点,而他们直到3点半才姗姗来迟。

  3月25日,谈了两次,学院一直推脱和拖延如何解决死者后事等相关事宜。谈话中,离题甚远。如:3月25日下午3:30开始谈到4:30院方一名姓吴的工作人员突然提出,要看亲属有没有委托书,而不谈正题,故意使绊子。假如是你的亲人这样含冤死去,你是什么感受?工程款迟迟拖欠,逼死人命,态度还这么傲慢无礼。这就是党多年培养的领导干部素质吗?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以人民为中心”吗?

  3月26日,学院答复说,他们已经给市上主要领导作了汇报,相关领导均作了批示和指示,要求慎重处理。但是,学院领导依然麻木不仁,轻描淡写地给死者亲属说,经相关领导研究,只给家属5万元补偿。我们就想问问, 5万元一条人命,请问学院你们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就是这样以人为本吗?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5万元补偿一条人命,良心何在?依据何在??

  3月27日,在家属的催促和公安机关的协调下,学院又和死者家属见面谈了一次话,学院方还是不谈怎么处理死者后事,又提出一些于事无补,节外生枝等无关死者后事的一些琐事,继续推诿就想达到一个目的,李文文是因讨要工程款死亡和他们院方无关。从未想想医院太平间躺着的死者李文文以及家属所承受的痛苦。学院这种漠视生命的态度,真的令死者家属心寒,难道党和国家开办的学院就是这么冷血无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