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报道 > 正文

庄河“鞋王”遭黑恶势力欺凌霸其财产损失数千万,警方称“个人纠纷管不了”

  01

  正经人与黑社会过招,结局大多是悲剧。

  辽宁庄河市“张新波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012年,庄河市服装界领军人物,有着“鞋王”之称的女强人张新波,与大连潘仕经贸有限公司老板潘可桃签订了一份为期三年的《房屋租赁合同》,承租未来购物广场一二层房屋,用于经营服装商城。

  本以为这是事业的新起点,谁知道这才是她事业的终结点。

  因为张新波,很不幸的,遇到了黑社会。

  从没见识过黑社会厉害的张新波,签署了合同就按要求提前缴完了房租,投入数百万对店面进行了装修,幻想着整一次轰轰烈烈的开业活动。

  可事后张新波才发现,一切根本不是自己设想的那样。自己每年花一百多万每年租过来的铺面房,潘可桃就没打算交付给自己使用。

  八个月后,潘可桃才将一楼700平米的房屋交付给张新波使用,二楼2000平米的铺面,直到合同期满,都未予以交付。

  也就是说,花了数百万租金再花了数百万装修的2700平米铺面房,张新波至始至终只在延迟八个月交房后,得到了一楼700平米的实际使用权。

  事实证明,不讲理的黑社会,有时候也会假装讲道理的。

  2014年4月16日,面对张新波的步步紧逼,潘可桃勉为其难的与张新波签订了一份《协议书》,潘可桃在协议书里承诺,自2013年10月20日起,每耽误张新波经营一日的时间,潘可桃负责赔偿张新波二日时间的损失,以此类推。

  事实再一次证明,别妄想与黑社会讲法律,他只会和你挥拳头,他只会和你耍流氓。

  02

  张新波本以为有了“耽误一日赔二日损失”是协议,承租的铺面很快就会回来了。她打破脑袋也没有想到,等待她的,居然是狂风暴雨般的报复,以及秋风扫落叶般的残忍。

  2016年10月,三年租房合同期满了,张新波核算了一下,潘可桃一楼延迟交付房屋时间为250天,二楼延迟交付房屋时间高达980天。加上装修损失等等,潘可桃即将面对的,是高达2000多万的索赔。

  面对张新波的索赔要求,潘可桃彻底脱下了“正经商人”的外衣,开始了本色出演,对张新波进行了一系列赤裸裸的打击迫害。

  2016年5月分后,张新波经营的服装城屡遭黑恶势力砸门,锁门、焊门、停电等打击迫害;

庄河“鞋王”遭黑恶势力欺凌霸其财产损失数千万,警方称“个人纠纷管不了”

  2016年12月6日,一蒙面的男子,将张新波停在楼下的白色车辆,喷上了红油漆;

庄河“鞋王”遭黑恶势力欺凌霸其财产损失数千万,警方称“个人纠纷管不了”

  2016年12月8日和2016年12月16日,有蒙面男子,将张新波经营的店面玻璃砸碎;

  2016年12月22日晚,潘可桃直接赤膊上阵了,他带领社会人士数十人,将张新波经营的“大家庭服装城”一二层的所有服装,鞋全部扔到外面,造成经济损失50余万元。

庄河“鞋王”遭黑恶势力欺凌霸其财产损失数千万,警方称“个人纠纷管不了”

  潘可桃采用的种种黑恶手段,无非是要告诉张新波,“小样,敢问大爷要赔偿,再不知趣滚出服装城的话,老子让你损失更多的钱。

  纵观全世界,黑社会都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对自己有利的事,绝对会说到做到,想到做到。

  果然,八天后的2016年12月30日,潘可桃就伙同徐海锋,带领一群手持凶器的社会闲散人员,逼迫张新波重新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房屋租赁合同》,并用暴力手段强行收取了两年房租225万元。而参与持刀逼迫张新波给钱的潘红宝,当即得到其中30万。

庄河“鞋王”遭黑恶势力欺凌霸其财产损失数千万,警方称“个人纠纷管不了”

  潘可桃的想法很简单,“你不是不想滚出服装城吗?那老子就继续租给你,协议你必须签,钱你必须付,但铺面你休想用。”

  所以,张新波被刀架在身上交了225万元房租后,潘可桃同样没将合同中约定的2楼2000平米房屋交付给张新波使用。

  03

  都说有事情找民警,但前提是,你不能找已经和黑社会称兄道弟的民警。

  问题是,张新波能分得清黑猫白猫,但分不清谁和耗子是一伙的啊。

  所以,张新波报警后,派出所所长以一句“个人纠纷,派出所管不了”就将她打发了。

庄河“鞋王”遭黑恶势力欺凌霸其财产损失数千万,警方称“个人纠纷管不了”

 

  如果潘可桃这么些打砸抢的行为,潘可桃一伙刀架到脖子上暴力收租的行为都属于“个人纠纷”的话。来来来,所长同志,你能告诉我,什么才是刑事犯罪呢?

  按照所长大人的奇葩逻辑,恐怕连央视纪录片这段时间播放是那几个“超级黑社会团伙”,也属于“超级个人纠纷”了。

  所长大人的思想境界,真应该回母校背《刑法》了。

  有什么样的所长,就会带出什么样的兵。

  面对潘可桃暴力收租的时候,派出所非但没有民警站出来提醒潘可桃,“兄弟,这事儿你干不得啊,这是犯罪的啊,这是涉黑的啊”,反而有民警站出来公开为潘可桃站台,“张总,这钱你就给了吧。”

  黑社会不可怕,有警方罩着的黑社会才是真正让人害怕的地方。

  张新波悲哀的发现,曾经在她眼中代表着“白”的有关单位,会变得“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让她绝望到窒息。

  难道,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法治社会?

  04

  曾经有句击溃了很多人泪点的话,说的是当人们向法律求助无望的时候,就会转而向黑社会求助。

  但张新波坚信的依然还是法律。一锅汤里出现一颗老鼠屎是正常的,不可能一锅汤里全是老鼠屎吧。

  2017年11月,在向警方求助无望的情况下,张新波将潘可桃,徐海锋,董殿桢、黄爱辉、林晓丽、王俊等一干人告上了法庭,向他们提起了民事诉讼。

庄河“鞋王”遭黑恶势力欺凌霸其财产损失数千万,警方称“个人纠纷管不了”

  张新波向庄河市人民法院提出了六条诉讼请求:一、依法判决上述六被告共同赔偿因故意损害而造成的物品、设施等经济损失50万人民币;二、判决上述六被告共同赔偿因涉案的二层延迟交付四年时间所造成的经济损失2000万元;三、判决原告与被告潘可桃2016年12月30日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无效;四、判决潘可桃返还原告被迫缴纳的房屋租金225万元;五、将被告潘可桃,徐海锋等人涉嫌故意损害财物罪、逼迫交易犯罪和扰乱社会秩序、生活秩序的犯罪行为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并追究其违法犯罪责任;六、将充当潘可桃,徐海锋等人背后保护伞的庄河市兴达派出所有关领导和办案人员涉案的犯罪线索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并追究其违法犯罪责任。